寒枝雀静

地阔天长,不知归路。

【嘉德罗斯个人向】永不坠落

【WARNING】
这个系列大概应该叫做“如果没有凹凸大赛”。
没有cp向,都是个人向,里面的人物都是瞎编的。
cp向会有的,不过不是这个系列。
第一篇是螺丝,就当是,提前的生贺了……。
螺丝黑化注意。
以下正文。

——嘉德罗斯•永不坠落——
嘉德罗斯登上了王位。
他在观礼台上俯视众人,挑起一个嘲讽的微笑。
“众臣,”他道,“汝等皆是蝼蚁。”
没有人说话。但他很满意,因为圣空星已经没有他战不胜之物。
他金色的发在风中,张牙舞爪地,似是在狞笑。
但是没有声音,诸臣皆沉默。
“哈哈哈哈哈哈……”嘉德罗斯大笑起来,他的围巾也在风中张扬。
没有人抬头看,他仿佛就是圣空星的光源。
大罗神通棍敲在地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嘉德罗斯斜睨一眼众臣之首。
“为王的诞生……”嘶哑而颤抖着的声音响起,“献上礼炮,以及,众魔之首的心脏。”

众魔之首是前些天嘉德罗斯狩猎的,在这之前没有人可以进入万魔之森而活着回来。而嘉德罗斯回来了,带着众魔之首的头颅。
那是他给自己登基为王的加冕礼。
也是实力的证明。
上一个王是一周前死去的。他病入膏肓,而嘉德罗斯却年轻气盛,带着满身血腥气闯入王的病房。
“现在你该离开了,渣渣。”嘉德罗斯带着他睥睨天下的放肆对睁大眼睛的王说。
王很不解,为什么他可以在午夜闯进来。王的病已经很重了,嘉德罗斯却是那么耀眼,仿佛是天堂传来的亮度。嘉德罗斯身上散发的光彩加重了他的病,将他推入了深渊。
第二日王就死了,三日后嘉德罗斯即位。
没有人提及过这件事,甚至没有任何反对的声音,嘉德罗斯成了下一任王。
就好像他生来就是为了登上王位。

嘉德罗斯并不是一个好的王,他对于大臣间的明争暗斗毫无兴趣、无知无觉,对于时事政治也知之甚少。
但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并不重要,琐碎杂事都交给大臣分工去做,至于党羽纷争更不是他会管的,他只每日练功,偶尔鼓舞人心,做一个挂名的王。
自然,每一任王都是如此。圣空星的王本来也不过就是挂名傀儡。但圣空星普通居民不知道,嘉德罗斯却也不知道。
他偶尔会在夜晚偷偷溜出王城,去已经开始改造的万魔之森。去看望他以前的手下败将留下的最后印记。
他每一日找一名“高手”与他战斗,总是不费力气就赢。众魔之首是他最后一个对手,可以一战一天一夜的对手。
嘉德罗斯不知道如何改变他被架空成徒有名号的王的事实。
或许,他可以试着改变。可是又要从哪里做起呢。

嘉德罗斯隔天一早就找来了众臣之首,莱德洛斯。这个官职应该是首相的人年近花甲,金丝眼镜衬得他端方斯文。
“我说,”嘉德罗斯双脚搭在桌子上,“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啊。”
“这些我们都处理好了,您……”
“我当然知道你们都处理了!”嘉德罗斯突然起身逼近他,“不然我怎么会一件都不知道!”
莱德洛斯推了推眼镜,露出和善的笑容:“您想怎么做呢?”
“以后大事要给我过目,渣渣只要做好渣渣该做的就好了。”嘉德罗斯回到座位上,瞥他一眼,眼神凌厉得像是要将他划伤,“否则,就是谮越。”
“那就听您的。”他又露出了那种令人厌恶的微笑,似乎一切都掌握在他手中。
嘉德罗斯没再说话。

事情一天天多起来,嘉德罗斯也从清闲变成了忙碌。
他年纪不大,那些公文都不一定懂,但他凭着感觉做事,也靠着莱德洛斯的帮助,终归是度过了不少困难。
“这是本月的收支。”
“给我。”嘉德罗斯抬起手,“S-137计划是什么,怎么支出这么多?”
“是一项科研计划。”
“我知道。我是说——研究什么?”
“这……S系列的计划都是保密项目,我也不知。”
嘉德罗斯凝眸:“还有你不知道的?这一项能不能撤销?”
“据我所知……不能。”这一回莱德罗斯显示出不同寻常的强硬态度,“这是要经过众臣讨论的。”
“讨论结果就是不能。”嘉德罗斯死死盯着那张纸,“我是王,这个星球上却存在着我不知道的东西。”
莱德洛斯从上衣口袋中拿出手帕来擦汗。房间里的威压隐隐有升高之势。
“你可以走了。”嘉德罗斯手一甩,那张纸便整张被抹去。

S-137计划的支出在逐月增加着,嘉德罗斯王的威名也在逐渐被人们所乐道。
毫无疑问圣空星迎来了盛世,而平民口中最大的功臣自然是新任王嘉德罗斯。
而他们口中的王似乎对现状很不满意。毕竟随着王国支出的增多,不可避免地就要提税,税务这种与数字有关的东西只能交给大臣,他帮不上忙。
也就是说那群渣渣可能会背着自己做小动作。
嘉德罗斯最近正因为这事忙得焦头烂额,难得有一个夜晚什么事也没有。
于是莱德洛斯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嘉德罗斯坐在窗台上……看星星。
哦我的创世神啊……首相心里苦。这可是城堡最高层啊,掉下去的话岂不是要完。
“你来了。”嘉德罗斯转过头来,所有的臣子中他其实只记住了这么一个。
“您大可不必坐在这儿……去观礼台不好吗。”
“听说圣空星市集晚上有夜市?”嘉德罗斯转过头去心不在焉。
“是的。”
“离这儿最近的在哪个方向?”
“东北部,走出王城,穿过护城林就是了。”
“那还是很近的嘛,再见了。”
“您……”莱德洛斯话没说完,嘉德罗斯回头眨眨眼睛,就消失在夜空中,仿佛一颗流星。
首相失了分寸,冲到窗台前,却寻不到嘉德罗斯的身影。这可糟了……把王给丢了。
嘉德罗斯疾驰着,普通人两个小时的路程他却是十分钟就走完了,走出护城林,就被扑面而来的喧嚷包围了,灯光繁杂,人来人往。
是他从未看过的风景。
他穿行在路上,颇为不屑地看着一切,明明知道是渣渣们的自我娱乐,却不得不承认心中的半分好奇与艳羡。
世人皆道他实力强劲,却忘记了他也不谙世事。
琳琅满目的商品散发出迷人的光芒,他在一个糖果摊前停住。他是不知道“买”为何物的,毕竟他对经济问题一窍不通,也从未有人让他花过一分钱去买什么东西。
摊主见他站在摊前不动,竟以为他是与父母走散的孩子,递过去一块糖,问道:“怎么一个人?你父母呢?”
嘉德罗斯接过来塞进嘴里,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父母……?
自己竟然从来没有想过父母的问题。
摊主笑呵呵地问:“是不是和父母走散了?”
嘉德罗斯正在想如何回答,这时却终于身边有人认出了他。
“是,是嘉德罗斯大人!是王!”认出来的人惊慌失措,这一嗓子吼得人皆回头看他。
夜市的气氛突然严肃起来,糖果摊主更是失了血色。
“方才是小人冒犯了……”糖果摊主堂堂汉子,竟是带着哭腔说出了这句话。
“无妨。”嘉德罗斯头疼,他最不想发生的场面还是发生了。
“今日我出来走访,你们的夜市办得很不错。不必管我,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嘉德罗斯无奈地作出鼓舞的样子。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不知是谁带动了气氛,渐渐地蔓延到每一个人,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生意人纷纷献上精美的物品。
“不必了。”嘉德罗斯拈起糖果摊上一块巧克力,遣散了人群,问,“你们在此经营,有没有什么困难。”
“小本生意,能有什么困难。”糖果摊主知道今夜大约不会再有生意,又不敢怠慢了嘉德罗斯。
“还有,我似乎没有父母。”嘉德罗斯突兀道。
“没有父母……”摊主抬头看看天空,再看看远处的王城,“S-137……”
“你说什么?”嘉德罗斯身上猛地绽出暴戾的威势来。
“您知道?那个秘密计划,SECRET系列计划里最惨无人道的一项。”
“你究竟是谁?”
“我,一个小商贩罢了——不过,做过几年军人。”
“那计划是什么,说!”
“人造人。”糖果摊主面不改色。
嘉德罗斯生平第一次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第二日,那糖果摊就开始专门向王城送糖。自然是嘉德罗斯的命令,这等小事莱德洛斯也不管。
嘉德罗斯难得推掉了一天所有的工作来想昨晚摊主对他说的话。
摊主名叫柯兰特,十年前是王城的一名护卫,也是S系列计划的参与者,后来逃逸,因太久没有找到被判定死亡。
柯兰特说,圣空星的每一任王,其实都是人造人。新王登基前要选择挑战一样东西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实力不是以任何人的标准评判的,而是以“神”的能力作为标准。
“不过可惜的是,他们从来没能造出真正的神。”柯兰特嘴角带着一抹嘲讽。
“而您,自然也是人造人。这样就可以解释您没有父母了。”柯兰特看他的眼神中带着无奈,“我还以为他们已经放弃这个项目了……不想还在继续。”
嘉德罗斯并不完全相信他,没有人会相信自己是人造的产物,而不是自然的。
但他很想揭开S计划的面纱。他不容许这个星球上有他不知的东西。

日子在继续,或许唯一不同的就是每日送入王城的糖果少了,咖啡却多了。
不久,莱德洛斯死了。
是被远道而来的异域少年杀死的。
那少年声称慕名来挑战嘉德罗斯,若是赢了,就要取代他成为王。
流言蜚语应声而起,却是每个人都信任着他们的王。
“那么,如果他自信赢我,为何却迟迟不迎战?”少年在旅店房间中逗弄着窗外的猫咪,自言自语,又像是询问着猫。
“喵~”绿玉似的猫眼一眨,散发出奇诡的光芒。
嘉德罗斯没有应战,原因很简单——莱德洛斯死了,星球上的事情一时都要他过目。而且少年将他的遗体送回王城,还夹带着挑战书,纵然嘉德罗斯少年心性,大事小事却将他按回桌前看着一份又一份文件。
莱德洛斯用国师的礼节下葬了,这个人确实帮了他很多,在他最无助被架空的日子里教会他怎么处理这些事——即使嘉德罗斯给他添了不少麻烦。
嘉德罗斯在最后一张纸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抄起一边几乎落了灰的大罗神通棍,就从高高在上的王变成了锋芒毕露的嘉德罗斯。
圣空星第一人。

“王上应战了!就在圣空格斗场!”消息如同石子投入池塘,飞快地在人群中传递开来。
圣空格斗场已经挤满了人,那个异域少年也已经站在了格斗场中间。
人群沸沸扬扬,到处是有关这场决斗的预测声。
一步。
从那个身影出现时开始,场面不知为何安静了下来。
两步。
他带着一身骄傲出场,围巾在风中划出弧度,衬着蓝天,唯吾独尊。
三步。
凌厉的锋芒覆盖了全场,他是圣空星唯一的光源。
站定。
所有人同时发现,没有一个人真正了解他们的王,嘉德罗斯。
“向我下挑战书的,就是你这个渣渣?”嘉德罗斯开口。
“你终于肯应战了?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少年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笑话。”嘉德罗斯抽出大罗神通棍指着他,“杀了我的人,自然要命偿。”
硝烟的味道弥散在全场,战斗一触即发。
少年只是微微笑着。
嘉德罗斯冲上。

少年的武器——不如说是技能,是一些散发着幽幽光芒的十字镖,嘉德罗斯大罗神通棍敲下,竟是被挡了视线,触及不到目标。
嘉德罗斯心下一惊,想此人实力确实不俗。
“可惜……不如我!”他喊出来。
又拆了数十招,嘉德罗斯心道不好,两人身上皆是伤痕累累,然而嘉德罗斯是主攻方,消耗却要更多一些。
他咬牙,催动体内的能量发动了大罗神通棍的下一形态。

随着一声巨响,圣空格斗场坚硬的地面被狠狠砸开,人潮向着出口汹涌而去,嘉德罗斯和那少年却是双双掉进了地底。
地底竟然另有空间。很久之前就在格斗场混的嘉德罗斯很是震惊,这也是他所未知的。
尘土散去,嘉德罗斯睁开眼睛。
一根钢筋穿透了他的腹部,嘉德罗斯稍微动了动。
疼。
啧。这种伤……最不好办。嘉德罗斯皱着眉拔出钢筋,将腰上的围巾紧了一紧防止血液大量流出,然后在周围转起来。
他身上已经沾满了血污,不只是他的,还有那个少年的。地下并不像他想的黑暗,有荧光剂制成的灯具替代品发出淡淡的光。他愈走愈向内,冷气扑面而来。
这里要是说的话……倒是很像一个科研基地。
科研……还在这么邪门的一个地方……嘉德罗斯忽然感觉离着自己一直以来追寻的真相又近了一步。而且是一大步。
前方有什么在呼唤着他,嘉德罗斯走走停停——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很久都没有这么狼狈了。这样想着他竟然兴奋起来。这个对手,就是他一直以来最想要的。
他向里走着,前方就是通道的出口了——嘉德罗斯停下来。
有什么人说话的声音。
是了,想想通道的入口都塌了,总该有人出来看一看的。嘉德罗斯看着有人拐出来,扫了一眼。
普通人。既然是两个普通人,那么连元力都不需要。嘉德罗斯在两人出现的一瞬间就跳到他们面前了结了他们。动作很快,也没有什么声音,只是两个人的血液沾到了他的衣服。
啧。渣渣的血。嘉德罗斯皱眉,最终还是因为情况紧急而没有理会。
“是的博士,初步判断是人为毁伤,检测到元力,应该是J-322的力量。”
有人来了。嘉德罗斯本想跳出去解决他,却被他说的话吸引,藏到了废墟后面。
“不,不只有J-322。应该还有别人的力量,但是很微弱。”那人接着自说自话,直到走近了嘉德罗斯方才看到他的手表是通讯器。
“好的……等等博士,卡文和尼亚倒在出口,初步判断没有生命体征,没有元力残留。”
然后来人颇为警惕地扫视周围:“是。我马上回去。”那人转过身,工作服背后写着大大的“S-137”。
得跟上。这是嘉德罗斯得出的结论。

嘉德罗斯跟着那个科研人员走到一扇门前,然后一棍子了结了他。已经没有用处的人,留着也不过是隐患。他试着推了推门,门纹丝不动。然后他看到了一边的密码锁。
啧,真是麻烦。早就种下的对于真相的探求像猫爪在他心底不轻不重地抓挠着,真相就在前方呼唤了……
柯兰特口中的“人造人”,自己没有父母,以及死在门口的这个人口中的“J-322”。
一切的真相就在这里面,只要自己打开门,就可以得知一切,得知一直以来莱德洛斯瞒着自己的一切。
嘉德罗斯运用起元力,这门看起来就很坚固,还是保险一点。
门碎了。很奇怪的是并没有警报声,也没有人追过来,好像圣空星最隐秘最惨无人道的研究不过是个笑话。
嘉德罗斯呼吸急促起来。门内别有洞天,然而却是残酷的地狱。向右看过去,竟全是泡在培养液中的他自己。
不,不是的。他拒绝承认。
中间操作台前的人一袭白大褂,半长的黑发披散下来,听到动静也没有惊慌,而是慢慢放下手中的试剂转过身来:“是你。你来了?”
嘉德罗斯瞳孔有些放大。
这个人……是柯兰特。
看到嘉德罗斯的反应柯兰特满意地笑了,说道:“怎么,不认识了?”
“那我就自我介绍一下吧。
圣空星‘人造人’计划提出者,S-137计划负责人,柯兰特博士。”
一定是钢筋造成的贯穿伤作祟,不然怎么会有种脱力感,要不就是那些泡在培养液中的“嘉德罗斯”们造成的冲击太大了。
“看看周围,都是你的兄弟姐妹。所以啊,不要以为自己是多么不同,其实你们都——”
“闭嘴,渣渣。”嘉德罗斯突然开口。
“渣渣?”柯兰特却是捂着肚子大笑起来,“明明自己连人也称不上,却说别人是渣渣?——哈哈哈哈哈哈……”

大罗神通棍停在他鼻尖三寸处。
笑声戛然而止。
嘉德罗斯这才退回去。
“咳。”柯兰特直起身子,又恢复了那奇怪地微笑着的表情,“嘉德罗斯……不,J-322,你的力量确实是目前最接近神的力量,不过,总有一天我会造出真正的‘神明’的……所以,你还是乖乖地回去做你的王,怎么样?”
“怎么样?”嘉德罗斯冷哼一声,“那么我就告诉你。”
大罗神通棍上元力躁动起来,一节一节延伸出去,嘉德罗斯冲上。
“王,可以有很多。”
在柯兰特惊恐的眼神中嘉德罗斯已经冲到眼前,他向后退却退不得——后面是操作台,于是也运用起元力来想要逃出,然而二者的实力差距着实太大了。
“但是……”
柯兰特的武器在一节一节碎裂,碎片竟是被嘉德罗斯精纯的元力升华了个干净。柯兰特自知逃不出去,最后一刻瞥了眼操作台,眼中满满的依依不舍。接着他看了门口,竟是诡异地笑起来。
“嘉德罗斯,只能有一个!”
大罗神通棍挥下。
元力所及之内,一切皆灰飞烟灭。柯兰特脑浆炸了一地,元力保护下的嘉德罗斯却是一点也没有被沾染。
接着一枚十字镖就破空而来,正中他左肩。血流出来,嘉德罗斯浑然不觉,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的少年,眼神如同刀刃,要在他身上割出一道道口子,令人不寒而栗。
然而少年没有反应,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捏紧一枚十字镖,也看向这边。
“你来了。”嘉德罗斯仿佛早就知道他们会在这里见面。
“来了。”说话间少年一枚十字镖已经过来了,嘉德罗斯闪身躲开。
“既然来了,”嘉德罗斯挑眉一笑,“那就去死吧,渣渣!”
“孰胜孰负,还不一定呢。”少年很是平静。完全没有临死的觉悟,嘉德罗斯想。

两个人战斗进入白热化,少年终于掏出了他的近战武器,一把剑。嘉德罗斯战意被挑拨起来,腹部的贯穿伤却因此再次被撕裂。
其实已经好多了,拥有元力的他自愈能力比普通人强数倍,甚至这么重的伤也没有昏迷,还可以战斗。
但是在这个时候,这平时慢慢就可以恢复的伤口却变成了他战斗中的一大阻碍,他的反应与动作都有些迟缓。
少年很好地抓住了他的破绽,而他却由于分出了一部分注意力回复伤口而有些疲于应付。
最后他终于狠狠摔到地上,少年六个十字镖和凛冽剑锋已到,眼看就要无力回天。
不……甘心啊。
原来自己的生命就是一个笑话吗……
明明是最接近神明的存在……明明是圣空星最强的“人”了。
却被告知是人造的产物,被告知还有更高的力量……帮助过自己的人死去,告诉自己部分真相的人正是这个炼狱的操纵者。
而且,还有那么多一模一样的自己。
从天堂被打下地狱……需要多久?
嘉德罗斯在短短两个小时,就经历了一切。

“哈……哈哈哈……”
少年的眼神从胜券在握变成了惊愕,嘉德罗斯一头金发尽数变白,金色围巾全部染成了血色。
他的伤口终于好了,心里的空洞却愈发寒凉。
或者说……人造人……本来就不会有“心”的吧。
“我输了。”嘉德罗斯从容地说。
剑尖停在距离他咽喉半寸的地方,少年发现一直以来嘉德罗斯眼中的那抹光——那抹足以让他成为圣空星唯一光源的光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比鲜血还要刺目的红。
“你就去到上面,去接受洗礼,去接受众人的仰慕与赞美吧——渣渣。”嘉德罗斯闭着眼睛道。
“而我,”他忽地睁开眼,“从此将活在外面,活在另一个万魔之森。”
少年不解地看着他,最终收了剑“切”了一声,向出口走去。
“停止这些研究吧。”嘉德罗斯又开口,“把这些支出用在别的建设上。”
少年的身形顿了一下。
“我,嘉德罗斯,将会是你们永远的王——”
“永不坠落。”
待少年走出去,嘉德罗斯才飞奔出去,直奔以前的万魔之森。
至于他所看到的,在房间的另一边,那些泡在培养液里的异域少年们……就当作不存在吧。

他血红色的围巾因为快速而在空中群魔乱舞地张扬着。
猎猎风响。

——FIN.——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