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载沉阳

相遇皆缘。

听相声摸鱼真开心……虽然技术不行但是我脸皮厚啊(

人生理想是听一场王声老师的评书了……

不用怀疑,旁边被挡的是发挥失常以至于无法出场的喵爷……

论汪苏的自我修养.JPG

江湖一点黑被我点大了,懒得改了(我是粉,真的。)

现在可以说是一名合格的青曲重度患者了(喂)

考试之后的丧。

又是一个不眠夜了(叹

明天还要继续吗?

怎么可能放弃啊。

太久不碰刀了……
完全生疏了orz
是上课摸鱼产物了()
图是高中历史岳麓必修三最后一页√
网络与技术的尽头还有文明与文化。

【猫和老鼠】论Tom突然乖巧只是因为圣诞节到了

•非常短,作者脑子有毒。
•我常常因为自己吃Jerry攻而感到与你们格格不入。


今天是圣诞节,主人装扮了屋子却只给Tom留下了礼物就出门了。
Tom走到客厅的时候,正好看到Jerry在用拐杖糖拆属于自己的礼物。
Jerry显然已经看到了他,用糖挂住礼物就跑。Tom不紧不慢地追,圣诞节,比起主人的礼物还是和小老鼠玩更有意思。
Jerry逃进了鼠洞,Tom转身回去拿了一个Jerry喜欢的派,还有一束花,敲了敲鼠洞上方的墙壁。

Jerry出来了,看起来并不高兴。
不过在看到派之后就叛变了,对Tom比看到表哥都亲。他看都没看那束花。走过去吃了一口派,含混不清地问Tom。

“Tom,那对戒是给你和Toodles的?还是别的猫?”

Tom神色平静,微笑着看着Jerry。在圣诞节铃儿响叮当的bgm中显得温馨极了。
Jerry见他不回答,只道是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然而看在派的份上……

哦算了吧。上帝。他还是在意得不得了。

Tom见他吃着派竟然眉头紧皱,知道他关注重点还是对戒,顿时笑得更开心。
Jerry一抬头就看到Tom一脸暧昧到恶心的表情,想来是幻想着某只收到这戒指的母猫有多高兴云云,不由得加快了吃派的速度。

然后把花扔了Tom一脸。

Tom用爪子拨拉下那些红的绿的,难得不自然地移开视线,整个猫脸都蓝里透红。

“……Tom?Tom?哦我的鼠神啊你这是怎么了?还没到睡觉的时间呢。”

Tom手伸进鼠洞摸出那个小盒子,刚准备打开就被Jerry“哦Tom!不要这么做!”的尖叫制止了。然而Tom似乎执意要打开,甩开Jerry鼓起勇气打开盒子。

然后手被里面的捕鼠夹夹了个正着。

Tom:……

恰好此时Jerry落地,藏在身上的对戒掉到了Tom面前。
Tom捡起来,又把小老鼠拎过来,自己戴上较大的那一个,又状若无意地把小的那一个套在了Jerry颈上。
Jerry看着自己的新项圈,爬到Tom手上吻了那颗钻石,又站到他肩上亲吻他。

Tom:我可是做了一个月的模范猫咪才刷满了主人的好感度。

壁炉燃烧着发出毕剥的轻响,暖意环绕了整座房子。
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里,Tom和Jerry的故事仍然要继续。

嘿嘿……暑假到了就要重操旧业了……
这次是染卡!
字丑qwq
颜料其实是彩墨来的……卡也是普通白卡和飘雪……(刻章剩下的我会说

别的……总之还是要继续加油啊QAQ。

【脑洞】什么?你说文字要书面?

【纯属娱乐!!本人正经的时候可正经了!不要用这个翻译!不要撕逼!!】
日常脑洞。
看之前默背或者回想或者百度一下滕王阁序。

【一】
梗的开始是一个“用古文里的东西起名字再解释”。
于是出现了落霞与孤鹜齐飞中的“王落霞”。
好的这是梗源。

于是出现了“王孤鹜”。
“王鹜飞”
“王一色”
“王色鹜”
谨记这只是开始,前方高能。
“王孟学士”
“王王将军”
“王家君”
“王都督”
“王老”(老当益壮)

【二】
梗源是“文字要书面”。
比如。
还记得王孤鹜吗,“王野鸭”是不是听起来就很不得了。

前方高能

“落霞与野鸭齐飞”
“都督老阎”
“我爹作宰,路出你这破地方”
“王将军的大宝剑”
“十旬休假,都是老头”

【脑洞】雷狮他爹到底应该叫什么

日常脑洞。

雷狮……雷王星三皇子……
那大皇子二皇子呢……
雷虎……雷豹……???

等会儿。
雷狮的父亲是王对吧……王应该叫什么?

【脑内刷屏】
王……花中之王……牡丹……

雷牡丹?????
蕾姆????)

【笑死.JPG】
果然还是直接雷王比较好。

【嘉德罗斯个人向】永不坠落

【WARNING】
这个系列大概应该叫做“如果没有凹凸大赛”。
没有cp向,都是个人向,里面的人物都是瞎编的。
cp向会有的,不过不是这个系列。
第一篇是螺丝,就当是,提前的生贺了……。
螺丝黑化注意。
以下正文。

——嘉德罗斯•永不坠落——
嘉德罗斯登上了王位。
他在观礼台上俯视众人,挑起一个嘲讽的微笑。
“众臣,”他道,“汝等皆是蝼蚁。”
没有人说话。但他很满意,因为圣空星已经没有他战不胜之物。
他金色的发在风中,张牙舞爪地,似是在狞笑。
但是没有声音,诸臣皆沉默。
“哈哈哈哈哈哈……”嘉德罗斯大笑起来,他的围巾也在风中张扬。
没有人抬头看,他仿佛就是圣空星的光源。
大罗神通棍敲在地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嘉德罗斯斜睨一眼众臣之首。
“为王的诞生……”嘶哑而颤抖着的声音响起,“献上礼炮,以及,众魔之首的心脏。”

众魔之首是前些天嘉德罗斯狩猎的,在这之前没有人可以进入万魔之森而活着回来。而嘉德罗斯回来了,带着众魔之首的头颅。
那是他给自己登基为王的加冕礼。
也是实力的证明。
上一个王是一周前死去的。他病入膏肓,而嘉德罗斯却年轻气盛,带着满身血腥气闯入王的病房。
“现在你该离开了,渣渣。”嘉德罗斯带着他睥睨天下的放肆对睁大眼睛的王说。
王很不解,为什么他可以在午夜闯进来。王的病已经很重了,嘉德罗斯却是那么耀眼,仿佛是天堂传来的亮度。嘉德罗斯身上散发的光彩加重了他的病,将他推入了深渊。
第二日王就死了,三日后嘉德罗斯即位。
没有人提及过这件事,甚至没有任何反对的声音,嘉德罗斯成了下一任王。
就好像他生来就是为了登上王位。

嘉德罗斯并不是一个好的王,他对于大臣间的明争暗斗毫无兴趣、无知无觉,对于时事政治也知之甚少。
但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并不重要,琐碎杂事都交给大臣分工去做,至于党羽纷争更不是他会管的,他只每日练功,偶尔鼓舞人心,做一个挂名的王。
自然,每一任王都是如此。圣空星的王本来也不过就是挂名傀儡。但圣空星普通居民不知道,嘉德罗斯却也不知道。
他偶尔会在夜晚偷偷溜出王城,去已经开始改造的万魔之森。去看望他以前的手下败将留下的最后印记。
他每一日找一名“高手”与他战斗,总是不费力气就赢。众魔之首是他最后一个对手,可以一战一天一夜的对手。
嘉德罗斯不知道如何改变他被架空成徒有名号的王的事实。
或许,他可以试着改变。可是又要从哪里做起呢。

嘉德罗斯隔天一早就找来了众臣之首,莱德洛斯。这个官职应该是首相的人年近花甲,金丝眼镜衬得他端方斯文。
“我说,”嘉德罗斯双脚搭在桌子上,“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啊。”
“这些我们都处理好了,您……”
“我当然知道你们都处理了!”嘉德罗斯突然起身逼近他,“不然我怎么会一件都不知道!”
莱德洛斯推了推眼镜,露出和善的笑容:“您想怎么做呢?”
“以后大事要给我过目,渣渣只要做好渣渣该做的就好了。”嘉德罗斯回到座位上,瞥他一眼,眼神凌厉得像是要将他划伤,“否则,就是谮越。”
“那就听您的。”他又露出了那种令人厌恶的微笑,似乎一切都掌握在他手中。
嘉德罗斯没再说话。

事情一天天多起来,嘉德罗斯也从清闲变成了忙碌。
他年纪不大,那些公文都不一定懂,但他凭着感觉做事,也靠着莱德洛斯的帮助,终归是度过了不少困难。
“这是本月的收支。”
“给我。”嘉德罗斯抬起手,“S-137计划是什么,怎么支出这么多?”
“是一项科研计划。”
“我知道。我是说——研究什么?”
“这……S系列的计划都是保密项目,我也不知。”
嘉德罗斯凝眸:“还有你不知道的?这一项能不能撤销?”
“据我所知……不能。”这一回莱德罗斯显示出不同寻常的强硬态度,“这是要经过众臣讨论的。”
“讨论结果就是不能。”嘉德罗斯死死盯着那张纸,“我是王,这个星球上却存在着我不知道的东西。”
莱德洛斯从上衣口袋中拿出手帕来擦汗。房间里的威压隐隐有升高之势。
“你可以走了。”嘉德罗斯手一甩,那张纸便整张被抹去。

S-137计划的支出在逐月增加着,嘉德罗斯王的威名也在逐渐被人们所乐道。
毫无疑问圣空星迎来了盛世,而平民口中最大的功臣自然是新任王嘉德罗斯。
而他们口中的王似乎对现状很不满意。毕竟随着王国支出的增多,不可避免地就要提税,税务这种与数字有关的东西只能交给大臣,他帮不上忙。
也就是说那群渣渣可能会背着自己做小动作。
嘉德罗斯最近正因为这事忙得焦头烂额,难得有一个夜晚什么事也没有。
于是莱德洛斯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嘉德罗斯坐在窗台上……看星星。
哦我的创世神啊……首相心里苦。这可是城堡最高层啊,掉下去的话岂不是要完。
“你来了。”嘉德罗斯转过头来,所有的臣子中他其实只记住了这么一个。
“您大可不必坐在这儿……去观礼台不好吗。”
“听说圣空星市集晚上有夜市?”嘉德罗斯转过头去心不在焉。
“是的。”
“离这儿最近的在哪个方向?”
“东北部,走出王城,穿过护城林就是了。”
“那还是很近的嘛,再见了。”
“您……”莱德洛斯话没说完,嘉德罗斯回头眨眨眼睛,就消失在夜空中,仿佛一颗流星。
首相失了分寸,冲到窗台前,却寻不到嘉德罗斯的身影。这可糟了……把王给丢了。
嘉德罗斯疾驰着,普通人两个小时的路程他却是十分钟就走完了,走出护城林,就被扑面而来的喧嚷包围了,灯光繁杂,人来人往。
是他从未看过的风景。
他穿行在路上,颇为不屑地看着一切,明明知道是渣渣们的自我娱乐,却不得不承认心中的半分好奇与艳羡。
世人皆道他实力强劲,却忘记了他也不谙世事。
琳琅满目的商品散发出迷人的光芒,他在一个糖果摊前停住。他是不知道“买”为何物的,毕竟他对经济问题一窍不通,也从未有人让他花过一分钱去买什么东西。
摊主见他站在摊前不动,竟以为他是与父母走散的孩子,递过去一块糖,问道:“怎么一个人?你父母呢?”
嘉德罗斯接过来塞进嘴里,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父母……?
自己竟然从来没有想过父母的问题。
摊主笑呵呵地问:“是不是和父母走散了?”
嘉德罗斯正在想如何回答,这时却终于身边有人认出了他。
“是,是嘉德罗斯大人!是王!”认出来的人惊慌失措,这一嗓子吼得人皆回头看他。
夜市的气氛突然严肃起来,糖果摊主更是失了血色。
“方才是小人冒犯了……”糖果摊主堂堂汉子,竟是带着哭腔说出了这句话。
“无妨。”嘉德罗斯头疼,他最不想发生的场面还是发生了。
“今日我出来走访,你们的夜市办得很不错。不必管我,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嘉德罗斯无奈地作出鼓舞的样子。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不知是谁带动了气氛,渐渐地蔓延到每一个人,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生意人纷纷献上精美的物品。
“不必了。”嘉德罗斯拈起糖果摊上一块巧克力,遣散了人群,问,“你们在此经营,有没有什么困难。”
“小本生意,能有什么困难。”糖果摊主知道今夜大约不会再有生意,又不敢怠慢了嘉德罗斯。
“还有,我似乎没有父母。”嘉德罗斯突兀道。
“没有父母……”摊主抬头看看天空,再看看远处的王城,“S-137……”
“你说什么?”嘉德罗斯身上猛地绽出暴戾的威势来。
“您知道?那个秘密计划,SECRET系列计划里最惨无人道的一项。”
“你究竟是谁?”
“我,一个小商贩罢了——不过,做过几年军人。”
“那计划是什么,说!”
“人造人。”糖果摊主面不改色。
嘉德罗斯生平第一次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第二日,那糖果摊就开始专门向王城送糖。自然是嘉德罗斯的命令,这等小事莱德洛斯也不管。
嘉德罗斯难得推掉了一天所有的工作来想昨晚摊主对他说的话。
摊主名叫柯兰特,十年前是王城的一名护卫,也是S系列计划的参与者,后来逃逸,因太久没有找到被判定死亡。
柯兰特说,圣空星的每一任王,其实都是人造人。新王登基前要选择挑战一样东西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实力不是以任何人的标准评判的,而是以“神”的能力作为标准。
“不过可惜的是,他们从来没能造出真正的神。”柯兰特嘴角带着一抹嘲讽。
“而您,自然也是人造人。这样就可以解释您没有父母了。”柯兰特看他的眼神中带着无奈,“我还以为他们已经放弃这个项目了……不想还在继续。”
嘉德罗斯并不完全相信他,没有人会相信自己是人造的产物,而不是自然的。
但他很想揭开S计划的面纱。他不容许这个星球上有他不知的东西。

日子在继续,或许唯一不同的就是每日送入王城的糖果少了,咖啡却多了。
不久,莱德洛斯死了。
是被远道而来的异域少年杀死的。
那少年声称慕名来挑战嘉德罗斯,若是赢了,就要取代他成为王。
流言蜚语应声而起,却是每个人都信任着他们的王。
“那么,如果他自信赢我,为何却迟迟不迎战?”少年在旅店房间中逗弄着窗外的猫咪,自言自语,又像是询问着猫。
“喵~”绿玉似的猫眼一眨,散发出奇诡的光芒。
嘉德罗斯没有应战,原因很简单——莱德洛斯死了,星球上的事情一时都要他过目。而且少年将他的遗体送回王城,还夹带着挑战书,纵然嘉德罗斯少年心性,大事小事却将他按回桌前看着一份又一份文件。
莱德洛斯用国师的礼节下葬了,这个人确实帮了他很多,在他最无助被架空的日子里教会他怎么处理这些事——即使嘉德罗斯给他添了不少麻烦。
嘉德罗斯在最后一张纸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抄起一边几乎落了灰的大罗神通棍,就从高高在上的王变成了锋芒毕露的嘉德罗斯。
圣空星第一人。

“王上应战了!就在圣空格斗场!”消息如同石子投入池塘,飞快地在人群中传递开来。
圣空格斗场已经挤满了人,那个异域少年也已经站在了格斗场中间。
人群沸沸扬扬,到处是有关这场决斗的预测声。
一步。
从那个身影出现时开始,场面不知为何安静了下来。
两步。
他带着一身骄傲出场,围巾在风中划出弧度,衬着蓝天,唯吾独尊。
三步。
凌厉的锋芒覆盖了全场,他是圣空星唯一的光源。
站定。
所有人同时发现,没有一个人真正了解他们的王,嘉德罗斯。
“向我下挑战书的,就是你这个渣渣?”嘉德罗斯开口。
“你终于肯应战了?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少年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笑话。”嘉德罗斯抽出大罗神通棍指着他,“杀了我的人,自然要命偿。”
硝烟的味道弥散在全场,战斗一触即发。
少年只是微微笑着。
嘉德罗斯冲上。

少年的武器——不如说是技能,是一些散发着幽幽光芒的十字镖,嘉德罗斯大罗神通棍敲下,竟是被挡了视线,触及不到目标。
嘉德罗斯心下一惊,想此人实力确实不俗。
“可惜……不如我!”他喊出来。
又拆了数十招,嘉德罗斯心道不好,两人身上皆是伤痕累累,然而嘉德罗斯是主攻方,消耗却要更多一些。
他咬牙,催动体内的能量发动了大罗神通棍的下一形态。

随着一声巨响,圣空格斗场坚硬的地面被狠狠砸开,人潮向着出口汹涌而去,嘉德罗斯和那少年却是双双掉进了地底。
地底竟然另有空间。很久之前就在格斗场混的嘉德罗斯很是震惊,这也是他所未知的。
尘土散去,嘉德罗斯睁开眼睛。
一根钢筋穿透了他的腹部,嘉德罗斯稍微动了动。
疼。
啧。这种伤……最不好办。嘉德罗斯皱着眉拔出钢筋,将腰上的围巾紧了一紧防止血液大量流出,然后在周围转起来。
他身上已经沾满了血污,不只是他的,还有那个少年的。地下并不像他想的黑暗,有荧光剂制成的灯具替代品发出淡淡的光。他愈走愈向内,冷气扑面而来。
这里要是说的话……倒是很像一个科研基地。
科研……还在这么邪门的一个地方……嘉德罗斯忽然感觉离着自己一直以来追寻的真相又近了一步。而且是一大步。
前方有什么在呼唤着他,嘉德罗斯走走停停——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很久都没有这么狼狈了。这样想着他竟然兴奋起来。这个对手,就是他一直以来最想要的。
他向里走着,前方就是通道的出口了——嘉德罗斯停下来。
有什么人说话的声音。
是了,想想通道的入口都塌了,总该有人出来看一看的。嘉德罗斯看着有人拐出来,扫了一眼。
普通人。既然是两个普通人,那么连元力都不需要。嘉德罗斯在两人出现的一瞬间就跳到他们面前了结了他们。动作很快,也没有什么声音,只是两个人的血液沾到了他的衣服。
啧。渣渣的血。嘉德罗斯皱眉,最终还是因为情况紧急而没有理会。
“是的博士,初步判断是人为毁伤,检测到元力,应该是J-322的力量。”
有人来了。嘉德罗斯本想跳出去解决他,却被他说的话吸引,藏到了废墟后面。
“不,不只有J-322。应该还有别人的力量,但是很微弱。”那人接着自说自话,直到走近了嘉德罗斯方才看到他的手表是通讯器。
“好的……等等博士,卡文和尼亚倒在出口,初步判断没有生命体征,没有元力残留。”
然后来人颇为警惕地扫视周围:“是。我马上回去。”那人转过身,工作服背后写着大大的“S-137”。
得跟上。这是嘉德罗斯得出的结论。

嘉德罗斯跟着那个科研人员走到一扇门前,然后一棍子了结了他。已经没有用处的人,留着也不过是隐患。他试着推了推门,门纹丝不动。然后他看到了一边的密码锁。
啧,真是麻烦。早就种下的对于真相的探求像猫爪在他心底不轻不重地抓挠着,真相就在前方呼唤了……
柯兰特口中的“人造人”,自己没有父母,以及死在门口的这个人口中的“J-322”。
一切的真相就在这里面,只要自己打开门,就可以得知一切,得知一直以来莱德洛斯瞒着自己的一切。
嘉德罗斯运用起元力,这门看起来就很坚固,还是保险一点。
门碎了。很奇怪的是并没有警报声,也没有人追过来,好像圣空星最隐秘最惨无人道的研究不过是个笑话。
嘉德罗斯呼吸急促起来。门内别有洞天,然而却是残酷的地狱。向右看过去,竟全是泡在培养液中的他自己。
不,不是的。他拒绝承认。
中间操作台前的人一袭白大褂,半长的黑发披散下来,听到动静也没有惊慌,而是慢慢放下手中的试剂转过身来:“是你。你来了?”
嘉德罗斯瞳孔有些放大。
这个人……是柯兰特。
看到嘉德罗斯的反应柯兰特满意地笑了,说道:“怎么,不认识了?”
“那我就自我介绍一下吧。
圣空星‘人造人’计划提出者,S-137计划负责人,柯兰特博士。”
一定是钢筋造成的贯穿伤作祟,不然怎么会有种脱力感,要不就是那些泡在培养液中的“嘉德罗斯”们造成的冲击太大了。
“看看周围,都是你的兄弟姐妹。所以啊,不要以为自己是多么不同,其实你们都——”
“闭嘴,渣渣。”嘉德罗斯突然开口。
“渣渣?”柯兰特却是捂着肚子大笑起来,“明明自己连人也称不上,却说别人是渣渣?——哈哈哈哈哈哈……”

大罗神通棍停在他鼻尖三寸处。
笑声戛然而止。
嘉德罗斯这才退回去。
“咳。”柯兰特直起身子,又恢复了那奇怪地微笑着的表情,“嘉德罗斯……不,J-322,你的力量确实是目前最接近神的力量,不过,总有一天我会造出真正的‘神明’的……所以,你还是乖乖地回去做你的王,怎么样?”
“怎么样?”嘉德罗斯冷哼一声,“那么我就告诉你。”
大罗神通棍上元力躁动起来,一节一节延伸出去,嘉德罗斯冲上。
“王,可以有很多。”
在柯兰特惊恐的眼神中嘉德罗斯已经冲到眼前,他向后退却退不得——后面是操作台,于是也运用起元力来想要逃出,然而二者的实力差距着实太大了。
“但是……”
柯兰特的武器在一节一节碎裂,碎片竟是被嘉德罗斯精纯的元力升华了个干净。柯兰特自知逃不出去,最后一刻瞥了眼操作台,眼中满满的依依不舍。接着他看了门口,竟是诡异地笑起来。
“嘉德罗斯,只能有一个!”
大罗神通棍挥下。
元力所及之内,一切皆灰飞烟灭。柯兰特脑浆炸了一地,元力保护下的嘉德罗斯却是一点也没有被沾染。
接着一枚十字镖就破空而来,正中他左肩。血流出来,嘉德罗斯浑然不觉,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的少年,眼神如同刀刃,要在他身上割出一道道口子,令人不寒而栗。
然而少年没有反应,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捏紧一枚十字镖,也看向这边。
“你来了。”嘉德罗斯仿佛早就知道他们会在这里见面。
“来了。”说话间少年一枚十字镖已经过来了,嘉德罗斯闪身躲开。
“既然来了,”嘉德罗斯挑眉一笑,“那就去死吧,渣渣!”
“孰胜孰负,还不一定呢。”少年很是平静。完全没有临死的觉悟,嘉德罗斯想。

两个人战斗进入白热化,少年终于掏出了他的近战武器,一把剑。嘉德罗斯战意被挑拨起来,腹部的贯穿伤却因此再次被撕裂。
其实已经好多了,拥有元力的他自愈能力比普通人强数倍,甚至这么重的伤也没有昏迷,还可以战斗。
但是在这个时候,这平时慢慢就可以恢复的伤口却变成了他战斗中的一大阻碍,他的反应与动作都有些迟缓。
少年很好地抓住了他的破绽,而他却由于分出了一部分注意力回复伤口而有些疲于应付。
最后他终于狠狠摔到地上,少年六个十字镖和凛冽剑锋已到,眼看就要无力回天。
不……甘心啊。
原来自己的生命就是一个笑话吗……
明明是最接近神明的存在……明明是圣空星最强的“人”了。
却被告知是人造的产物,被告知还有更高的力量……帮助过自己的人死去,告诉自己部分真相的人正是这个炼狱的操纵者。
而且,还有那么多一模一样的自己。
从天堂被打下地狱……需要多久?
嘉德罗斯在短短两个小时,就经历了一切。

“哈……哈哈哈……”
少年的眼神从胜券在握变成了惊愕,嘉德罗斯一头金发尽数变白,金色围巾全部染成了血色。
他的伤口终于好了,心里的空洞却愈发寒凉。
或者说……人造人……本来就不会有“心”的吧。
“我输了。”嘉德罗斯从容地说。
剑尖停在距离他咽喉半寸的地方,少年发现一直以来嘉德罗斯眼中的那抹光——那抹足以让他成为圣空星唯一光源的光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比鲜血还要刺目的红。
“你就去到上面,去接受洗礼,去接受众人的仰慕与赞美吧——渣渣。”嘉德罗斯闭着眼睛道。
“而我,”他忽地睁开眼,“从此将活在外面,活在另一个万魔之森。”
少年不解地看着他,最终收了剑“切”了一声,向出口走去。
“停止这些研究吧。”嘉德罗斯又开口,“把这些支出用在别的建设上。”
少年的身形顿了一下。
“我,嘉德罗斯,将会是你们永远的王——”
“永不坠落。”
待少年走出去,嘉德罗斯才飞奔出去,直奔以前的万魔之森。
至于他所看到的,在房间的另一边,那些泡在培养液里的异域少年们……就当作不存在吧。

他血红色的围巾因为快速而在空中群魔乱舞地张扬着。
猎猎风响。

——FIN.——